• 学园简介
  • 招生招聘
  • 董事简介 董事简介
从“秦汉PK匈奴”看海南高速公路建设的三个阶段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12-04 17:19 已被浏览
  


  最近海南顶层设计推出的雄心勃勃的高速公路建设规划相信已是众所周知了,包括:完成万洋高速、文琼高速建设,启动县县通高速建设(修建儋州-白沙高速、五指山-三亚海棠湾高速),东线高速拓宽,西线高速公路路网加密(增建海口-金江-那大高速),以及规划修建文昌-定安-海口-金江高速和陵水-三亚-乐东-东方高速。我们说了,这个顶层设计确实让人看了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什么时候海南实现了高速公路的顶层设计,什么时候海南就打下了不可逆转的腾飞发展基础,甚至海南可能已经在同时实现了腾飞发展——我们在这里说的腾飞发展,其程度是指达到或超过了即期一线城市主要是北上广深的水平的。所以将来的海南居民,我们的后代,都是非常幸福的。

  不过,还是古话说的对,前途是美好的,但道路是曲折的,海南要实现高速公路的顶层设计,毫无疑问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当然也必然要花费一些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认为,这就是一场战争,一场长期的战争。如果这么比较可以成立的话,那我们接着认为,海南修建高速公路是堪比秦汉反击匈奴战争的。

  为什么要把海南修建高速公路类比秦汉反击匈奴战争呢?因为两者之间有很多相似性。

  第一个是时间都非常漫长。海南的高速公路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修建,到今天为止已经约有25年时间了,要继续修完上述顶层规划,不再用比较长的时间是搞不完的,也许再花一个25年时间也未必。秦汉抗击匈奴时间也很长,从秦始皇算起到汉武帝终止,大概有150年时间。时间很长,这是二者之间第一个相似性。

  第二个是意义都非常重大。秦汉抗击匈奴的重大意义不言自明,主要是给发展奠定了一个比较安全和平的基础。海南修建高速公路意义也非常巨大,主要是给海南发展奠定一个扎实的基础和一双翱翔的翅膀,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第三个是秦汉抗击匈奴的步骤、策略和海南修建高速公路的步骤、策略相似。关于这一点,我们可能要多说一些。

  秦汉抗击匈奴大概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每个阶段使用的主要策略是不一样的。在第一个阶段,也就是在秦始皇时期,主要策略就是“修筑长城”。当时秦始皇派蒙恬将匈奴军队击退,然后下令修缮长城。因为秦朝与匈奴等北方少数民族的边界长达万里,处处派兵防驻是不现实的,而匈奴人以骑兵为主,机动性强,移动速度快,为了更好防御匈奴人南下,秦朝下定了以墙防骑的防御方针,下令全面修复原秦、赵、燕修筑的长城,并将其相连,形成了一道西起临洮东至辽东的万里长城。修筑长城是秦汉抗击匈奴处于守势阶段的策略,也就是一个打基础阶段的策略,有了万里长城,秦汉面对匈奴就进可攻退可守了,基本改变了更往前往处于明显下风的局面。

  海南修建高速高速公路大概也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也是打基础阶段,我们认为这个阶段的标志就是海南完成了东线高速和西线高速的闭环修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没有人可以否认东线高速和西线高速修建必要性及其作用;而事实也是,在东线高速和西线高速完成修建之后,海南高速公路的主骨架事实上就已经搭建完成了。

  有网友说,非也,海南的高速公路主骨架是“田字形”路网,就是除了东线高速、西线高速之外,还应该包括万洋高速和中线高速。我们不是非常赞同这种观点,因为中线高速、万洋高速的作用和意义不可能和东线高速、西线高速相比拟,后者显然是不可缺少的,否则这个骨架基本没用,但前者迟修了多年也未见有多大全局性影响。这就是差别。

  秦汉抗击匈奴的第二个阶段是汉高祖刘邦及汉文帝、汉景帝时期,这个阶段的主要策略是“和亲”。当时有个叫娄敬的谋士对刘邦献策说:“汉朝天下刚刚平定,士兵们被兵火搞得疲惫不堪,对匈奴是不能用武力制服的。冒顿杀了他的父亲自己做了君主,又把他父亲的许多姬妾作自己的妻子,他凭武力树威势,是不能用仁义道德说服的。只能够从长计议让他的子孙后代臣服汉朝了,然而又怕陛下不能办到。”刘邦说:“果真可行的话,为什么不能办!只是该怎么办呢?”娄敬回答说:“陛下如果能把皇后生的大公主嫁给冒顿作妻子,给他送上丰厚的礼物,他知道是汉帝皇后生的女儿又送来丰厚的礼物,粗野的外族人一定爱慕而把大公主作正妻,生下的儿子必定是太子,将来接替君位。为什么要这样办?因为匈奴贪图汉朝的丰厚财礼。陛下拿一年四季汉朝多余而匈奴少有的东西多次抚问赠送,顺便派能言善辩的人用礼节来开导启发他。冒顿在位,当然是汉朝的女婿;他死了,他汉朝外孙就是君主。哪曾听说外孙子敢同外祖父分庭抗礼的呢?军队可以不出战便使匈奴逐渐臣服了。” 吕后得知后日夜哭哭啼啼,对刘邦说:“我只有太子和一个女儿,怎么忍心把她抛掉远嫁匈奴去!”刘邦终究不能派出鲁元公主,便找了个宫女以大公主的名义给冒顿君主作妻子。同时派遣刘敬前往与匈奴订立议和联姻盟约。汉文帝和汉景帝继续使用和亲策略。

  和亲策略的特征是方式、手段比较缓和。它的作用有两个方面:一是立足补短板,也就是弥补立足防守修筑长城的不足,进一步巩固防御局面;二是继续打基础,为第三阶段汉武帝主动出击匈奴决战决胜赢得时间。我们认为,海南修建中线高速、万洋高速、文琼高速,以及启动县县通高速建设(修建儋州-白沙高速、五指山-三亚海棠湾高速)、东线高速拓宽、西线高速公路路网加密(增建海口-金江-那大高速)、规划修建文昌-定安-海口-金江高速等等,都属于继续补短板和打基础的阶段。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它们和抗匈奴的和亲策略相类似,虽然有作用,但作用比较缓和,而且效应相比东线高速和西线高速是递减的,很难期望它们能都对海南整体发展再贡献一个巨大的作用。

  秦汉抗击匈奴在汉武帝时期迎来了第三阶段。这个阶段和前两个阶段相比明显不同的特点是,战争比较惨烈,而且多是汉朝主动发起并以雷霆万钧的方式突袭,最终达到了决战决胜的目的。第三阶段始于武帝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共历时四十四年之久,其中又可以取得漠北决战胜利为标志,划分为前后两个阶段,而以第一个阶段为主体。在这一时期内,汉军曾对匈奴展开三次重大反击作战(也有人称之为五大战役),并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这就从根本上解决了匈奴的南下骚扰问题,也就是从根本上解决了“边患”的问题。这三次战略反击,分别是河南,漠南之战、河西之战和漠北之战。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摧毁了匈奴赖以发动骚扰战争的军事实力,使匈奴、 再也无力对汉王朝构成巨大的军事威胁。战争中,匈奴被歼人数累计高达15万之多,无、 力再与汉室相抗衡。匈奴失去水草丰盛、气候温和的河南、阴山和河西两大基地,远徙 漠北苦寒之地,人畜锐减,开始走向衰落了。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的胜利,也为汉王朝 加强和巩固边防建设,促进中国与中亚、西亚各国人民的友好往来开辟了道路。汉武帝在反击匈奴的同时,移民垦边,加强了北部的边防。在对匈奴作战过程中,汉朝为了争取与国,曾派遣张骞等人通西域,扩大了中外交流。而对匈奴战争的胜利,则帮助解除了东北、西北各少数民族所受匈奴的威胁,送去了汉族先进的农业、手工业技术和文化 成就,促进各族人民的通商和友好往来,推动了边疆少数民族的发展和民族间的融合,也使中国同中亚、西亚各国的经济文化交流比较通畅地开展起来。

  我们认为,海南所有高速公路规划路线,在作用和意义上能够比肩汉武帝打垮匈奴的只有一条,那就是“北纬十八度高速”,所以我们也把而且是仅把“北纬十八度高速”作为海南高速公路修建规划全盘棋局中的第三阶段,是海南修建高速公路的当之无愧的高潮。“北纬十八度高速”,我们说,它的意义和作用非常巨大:它是“大三亚”的外环线——对大三亚发展有巨大作用;它是“海南旅游的黄金大通道”——对海南旅游发展有巨大作用;它还是“中国最美高速公路”,必然是中国高速公路中最有特色的线路之一。

  同时,“北纬十八度高速”和海南第二阶段的所有高速公路路线的作用效果不同,它不是递减的,它是递增的。用更通俗的话语来表达就是,随着“北纬十八度高速”的修建,海南“一环两极”格局会得到明显加强,海南发展的龙头作用会更加突出,基本上可以奠定海南发展的胜局。

  把“北纬十八度高速”和汉武帝打垮匈奴并列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北纬十八度高速”的规划过程和建设过程预估也是会非常惨烈的。估计会有很多人不赞成,事实也正是如此,“北纬十八度高速”在我们提出之后,其命运已经是一波三折了,这是海南所有高速公路线路所没有经历过的。但是我们相信“北纬十八度高速”最后还是会诞生的,因为尽管也有很多人反对汉武帝决战匈奴,可是最后汉武帝并没有放弃它的雄心壮志,因为汉武帝知道,汉朝必须和匈奴有一个了断才能不再被匈奴骚扰和拖累。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认为“北纬十八度高速”才是海南真正的收官之战——在此之前,海南高速公路建设如果刀枪入库了,那就像弹奏一首乐曲还没有听到高潮就戛然而止;而在此之后,海南高速公路建设自然可以休兵罢战马放南山矣。